淺談普通話與粵語     陸平才
 
    香港主要以廣州話為主的語系,無論在歷史發展和地理因素上,廣州方言與普通話有着不同之處。本人嘗試從日常生活及其他社會活動的詞語中,摘取有關婚嫁及喪葬的詞語,作基本的分析。
以下是婚嫁及喪葬的詞語的普粵對比表:
 

廣州話
普通話
廣州話
普通話
襯家 / 襯家
親戚
金殖
骨殖
拉埋天窗
結婚
金塔
骨灰盅
拍拖
談戀愛
四塊半
棺材
回門
回娘家
上山
送葬
心抱
媳婦
喃嘸佬
做法事的人
老公 / 蝦子餅
丈夫 / 先生 / 愛人
溪錢
紙錢()
老婆 / 肯尼
妻子 / 太太 / 愛人
街衣
衣紙
新郎哥
新郎
紙紮
陽器
新娘子
新娘
元寶
紙錢()
家公 / 老爺
公公
打齋
做法事
家婆 / 奶奶
婆婆
神婆
鬼媒
外父
丈人
大酒店
殯儀館
外母
丈母娘
花牌
花籃 / 花圈
相體
相親
除孝
脫孝
戥穿石
伴郎
仵作()
仵工
擺喜酒
設喜宴
死咗 / 過身 / 歸西 / 早抖 / 瓜柴
() / 逝世 /
不在了 / 老了

 
一、源流的差異
() 源於英語。
香港人在回歸前,是英國人統治,所以在香港廣州語系中帶有不少英語來的詞語。廣州話“蝦子餅”是英語“husband”而來的;而“肯尼”是英語“honey”而來的,相對於普通話“丈夫 / 先生 / 愛人”和“妻子 / 太太 / 愛人”,是香港廣州話借詞與普通話本族詞語不同。
() 源於對古漢族語詞的承存。
廣州話詞彙系統中,由於詞彙發展較北方為慢,因此有較多的古漢語詞彙。“相體”的“體”本是“睇”,“睇”是古代漢語,意是看(),但意思過於露骨,便改用“體”。
另外,“仵作”是指古時官府中命案死尸的人,現在泛指作抬尸體的工作人員都稱“仵作”,在普通話語系中已改作“仵工”。
() 源於方言自創。
每種語言都有詞彙上的自創能力,廣州語系中對於死亡有不少的避諱而產生的詞彙。在廣州話中,“金殖”、“金塔”的“金”與“骨”近音,又可有吉利的意思,故避諱把“骨”改“金”。
另外,可以幽默形式自創新詞彙,“戥穿石”的“戥”是指用戥子(構造和原理與杆秤相同)稱東西,“戥穿石”意指堅硬如石頭都會被戥過去。把這個意見幽默地用在新郎到新娘家鬧着搶新娘時,伴郎們會用盡方法,過得了伴娘們所作的障礙。“棺材”的特徵是四塊半的木材而成,廣州話以這個特徵成為新的詞彙。
同時,廣州話與普通話的造詞方法,有其相似性和相異性,“街衣”和“衣紙”、“打齊”和“做法事”、“神婆”和“鬼媒”等。
 
二、詞彙語義的差異
() 義位的歸納不同
    香港人廣州話對於“死亡”的詞彙特別多,較尊重的有“過身、過世、仙遊、身故、歸西、先行一步”,較粗俗的有“香咗、打包、拉柴、賣鹹鴨蛋、早抖、瞓直、瓜老襯、早登極樂、報到、見閻王、買()板、送你一程、趁地淋”等。廣州話較普通話更形象化,特別是較粗俗部分。例如“香”是指“燒香”的“香”,只有死人才用得上;“打包”原指外賣,由於其外形與醫院處理身故病人相似,醫院仵工都稱它作“打包”,久之便泛指“死去的人”;“早抖”原指叫人早點兒上床睡覺,由於死亡與睡覺的動作無異,叫人“早抖”即罵人早死。
() 特指與泛指的不同
    普通話詞語“大酒店”是指供賓客入宿的高級建築物。在香港廣州詞彙中,由於大酒店與殯儀館的服務幾盡相同,不同處只是入宿的殯儀館的是死人而已。香港人避諱,稱到殯儀館為大酒店。
 
三、語法意義的差異──組合能力的不同
    “鬼”在廣州話裡,詞義及詞性更寬更活。除了作為名詞外,還有其他用法。鬼佬(洋人)、鬼知咩(誰知道哇)、鬼影無隻(一個人影都沒有)、走鬼(躲警察、躲稽查)、冤氣鬼(纏着人家不放的傢伙)、鬼頭仔(打小報告的傢伙)、老友鬼鬼(好朋友)、人細鬼大(年紀不大卻懂得成年人的事)、鬼咁靚(極漂亮)等,多不勝舉。這種組合能力,是普通話詞彙中所沒有的。
 
四、修辭意義上的差異
    廣州話“佬”在詞語後綴時,一般是有不尊重的意思。“喃嘸佬”“仵作佬”的職業,是被視為下等職業,因此從事這種職業的人都會被看不起,普通話詞彙中沒有這種後綴,也沒有看不起的意思。
    “哥”在普通話中,可指家中兄弟或對年紀比自己大的朋友的親切稱呼;而廣州話的“哥”所指的範圍更寬,不管對方的年紀比自己的大或小,既是尊重的稱呼,也是在特定的場合中有其重要性,因此,尊稱“新郎”後綴“哥”。
 
 
參考文獻
中國社會科學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編《現代漢語詞典》北京:商務印書館。1996年第三版。
李如龍《漢語方言學》北京:高等教育出版社。2001年。
曾子凡《廣州話、普通話的對比與教學》香港:三聯書店。1994年。
王理嘉《香港人學習普通話讀本》北京:語文出版社。1998年。
朗文香港教育編輯部《粵普詞彙對譯小冊子》香港:朗文香港教育。2001年。
莊世光《廣東話指南》台北:文史哲出版社。1977年。
盧興翹《廣州話與普通話詞彙的差異類型》載李如龍、蘇新春編《詞彙學理論與實踐》北京:商務印書館。2001年。